巨噬细胞

锁在今天 [双花][轮回穿越梗]

因为高三看双花的故事实在太有感触,所以忍不住来了个明日边缘类似的脑洞。我是个语文一本线都上不了的理科生,所以大概文笔比较废…请多包涵。


引子
这是张佳乐先生第五百一十五次自杀。
这么多次自杀还没死的原因真是说来话长。
【一】
第九赛季普通的一个周三深夜,张佳乐的被窝里还透出来几缕亮光,耳机中是熟悉的荣耀音效。但现在研究的并不是下周常规赛的对手蓝雨,而是五年前的自己。
深秋的海滨城市Q市已经被由西伯利亚带来了干冷空气占领了,一向血液循环不好的张佳乐看着手机屏幕却慢慢感到一种暖意从心底氤氲而上。
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弹药专家的光影绚烂奏响的却是死亡的奏鸣曲,狂剑士的蘸着血的武器偏偏隐藏在烟火之下。那时的他们尚不知分别为何物,也不知命运如何安排他们戏剧性的故事。
过去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已经经过的历史,而对张佳乐来说却是回不去的美好,必须背负的沉重包袱,与给予他力量的加油站。他的职业生涯已将近暮年,已经到了必须依靠吸服精神鸦片才能保持状态的地步了。孙哲平没有完成的梦想和没有拿到的冠军,我来拿。这样的壮志豪言已经陪伴他太久了,久到孤注一掷奋力拼搏杀入决赛,却在离梦想最近的地方铩羽而归都成了常态。张佳乐刚刚来霸图的时候,不懂得何为暗示的队长曾经告诉他要放下过去。张佳乐很乖地点头,之后继续在无数个寂寞的凌晨十二点将过去的痛与快乐一遍遍复习,就像只受伤的兽,不想让伤口结疤,反而爱上了鲜血肆虐时肾上腺激素陡增的快感。
睡前张佳乐摘下头上的黑色皮筋,想,如果能回到过去该多好啊。

然后他就真的回去了。

张佳乐没睁开双眼,就感受到身旁人火炉一般的温度,他被吓了一跳,睁开双眼却看到了一直被自己放在心尖的旧友。张佳乐躺在百花队长宿舍的单人床上,头晕脑胀不知今夕是何年。
“怎么醒的这么早?”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佳乐的回忆才犹如被盘古开天辟地变得清晰起来。第五赛季,他最好的搭档最亲密的伙伴今天就要潇洒地背着行囊离开,张佳乐还记得孙哲平离开前的一晚与他在沸反盈天的夜市干了一杯啤酒,双双醉酒走了几个小时才回到住处,然后以醉了的借口倒在同一张床上。举杯消愁愁更愁,张佳乐再想起仿佛被黑咖啡泼过一般黑暗的一天,依旧是痛苦得无以复加。
“乐乐,你再睡一会儿吧,我走了。”孙哲平语气平缓,只是颤抖的左手出卖了他的内心。
“你别急,我送你!”张佳乐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用力扯住身边人的手。
张佳乐慢慢整理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穿越了,而且是自己印象最深刻最痛苦的一天,孙哲平的手伤看起来无法避免。他还没有想到面对当下的勇气。
真是不能再糟糕了。

孙哲平三下五除二穿上运动短T,对着一脸迷茫的小辫子先生打了个响指“走吧,百花对面的早餐店,我有可能以后很难吃到啦。”
“好,我们走。”

“以后我早上就不能帮你打包豆浆了,你别总赖床不吃早饭啊。”
“你喜欢熬夜,觉得晚上效率高,然后错过最佳睡眠时间,身体的毒素就排不出去。”
“眼睛太难受的时候就休息一下。记得坚持做手操。”
孙哲平絮絮叨叨说一些生活琐事,绝口不提退役和自己以后的生活。而对面的同居人低着头用生平最慢的速度咀嚼着食物,仿佛要吃到天荒地老。
张佳乐在想孙哲平,这个现在生活规律如老年人的生活伴侣在来百花前也是晨昏颠倒三餐随意,现在比起自己的同伴却更像是一位监护人。张佳乐又想起自己,他清楚的知道接下来的四年他早睡早起,吃饭规律,连性格也稳重成熟了许多,一如孙哲平期待的那样。
我们都在努力地生活,可是不是所有努力都能得到回报。

他们吃过早饭后散步回到百花宿舍,张佳乐默默把孙哲平的牙刷牙膏洗面奶装在一起塞进行李箱,就看到了放在最里层用泡泡纸包了三层的亚军奖杯。他眼圈瞬间就红了,小声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大孙你别走,我一个人拿不了冠军的。”
“乐乐,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百花一定能拿冠军,我相信你的实力。你可是要成为冠军队队长的人啊,别再哭了。”孙哲平走到哭包张佳乐面前,慢慢蹲下,拉起张佳乐捂住红眼眶的手。他像是忍耐着什么喷薄而出的感情,但最终只是温柔地亲吻还有眼泪咸味儿的手背,就像亲吻一朵刚刚绽开的花。张佳乐的手非常好看,十指纤长但指腹却饱满可爱;孙哲平的手指节分明,敲击键盘的声音就像一首慷慨激昂的协奏曲。现在这两只手以缱绻缠绵的姿态握住彼此,属于职业选手的敏感的指尖上的感受器感受着彼此的力量,信心,决心,以及爱。
“我其实并不抱怨时运不济,因为我们总能改变它。”硬汉如孙哲平,此时的语调也变了几分。
“我会做到的。”张佳乐郑重地回答。“我会带着你的力量拿冠军。”
张佳乐眼泪还没干,但他心中却像落满了光那般丰盛。
即使岁月流转,当时的少年披上了铠甲在时光的甬道中独自前行,他也不曾忘记,他的身上背负的不仅有一个人的梦想。

评论

热度(7)